中国船企向高端市场突围
admin 2019-03-05 19:27

“相当于我的订单迟到了。”岁末年初,武昌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志钢绷紧一年的神经总算得到缓解,低迷一年的船舶和海工装备订单陆续有了起色。

  2015年12月11日,武船与中国船舶重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作为联合卖方在新加坡拿到了MT6023深潜水工作母船项目建造合同。杨志钢说:“包括这个项目在内,公司去年12月单月拿到了总计约130亿的合同订单。”

  然而,2015年的前11个月,武船集团未能拿到一个新订单。杨志钢说:“很多船企不仅没有新订单,还遭遇‘弃单’风。”

  接单困难、弃单成风的背后是全球经济低迷和国际油价持续下跌。来自中国船舶工业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5年新接订单量持续下跌,1至9月,全国承接新船订单1816万载重吨,同比下降65.4%。中国海工市场成交则创近10年最低水平,承接各类海工装备88艘/座、38.2亿美元,金额同比下降75.5%。

  船舶制造与海工装备遭遇了经济寒冬。湖北海工装备研究院总经理严俊说,一方面全球经济低迷,船舶市场需求进一步萎缩,而海工装备也因国际油价持续下跌出现颓势,这是外部因素。另一方面是国内因素,船舶制造产能过剩,尤其是中低端产能,而高端船舶及高端海工装备正在起步阶段。在《中国制造2025》战略中,海洋工程装备和高技术船舶被纳入十大重点发展领域。

   2010年,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造船大国,造船吨位多年来位居全球第一,但造船大国并非造船强国,经济寒冬倒逼船企主动改革创新,以适应市场。

  “市场需求并不是消失了,而是改变了。需求在变,企业必须随机应变。”刚刚考察海外市场回来的杨志钢说,主动适应国际船舶技术和产品发展新趋势,技术含量高、绿色环保、专用特种等船舶、海工装备依然是市场的“宠儿”。

  据介绍,2015年,武船与新加坡船东方一个合同出现了“弃单”风险。“石油价格太低,深海采油利润大幅下滑,船东方的钻井平台不想要了。”杨志钢说,如果发生“弃单”对企业的影响很大。“既然市场环境不可改变,那么就改变自己。”

  通过与新加坡船东多次沟通交流,并进行市场调查、需求分析,他们发现虽然钻井平台暂时不需要,但是生活平台有需求。为了避免“弃单”造成的经济损失,武船调整设计建造方案,最终保留了订单。

  武船大力升级制造水平,加大研究设计投入,学习国际先进管理水平,向高端化、智能化迈进。近日又传来好消息,武船与挪威有关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9 江苏常瑞船舶工程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

0512-52646888

常熟市碧溪新区东张白茆塘口西侧